Listen to the Zen
听禅

既然无人来超度,我便一人来渡劫

道法有曰;成仙之过程,本是逆天而行,然因逆天而行,天对逆天者,给予阻拦,此乃为劫也!

此劫可幻化为;爱情海,寂寞涯,孤独山,悲伤风,轰天雷!凡渡劫中无恙者,称之超度。传说有言,爱情海又可幻化思念沙,此劫比较难渡,渡过之人少之又少!

超度之路八十一劫,唯情劫,难渡。渡劫时,难过思念沙,难翻寂寞涯,难下孤独山,难挺悲伤风,难扛轰天雷。渡过情后,方是超度成功!

一个平淡的故事,一场落幕的花开,一段悲痛的感情,一座画地为牢的监狱,一场与过去艰难的道别。一篇以小说描写心情的散文,唯美而又揪心,今晚我欲超度!

——题记

夜晚终归是降临了,又要面对不堪回首的曾经,此刻,他深处思念的沙漠中,大漠逐渐露出了它的獠牙。温度骤然下降,尽管他将身子已经蜷缩到了极限,但还是颤抖个不停。

他想要的温暖,在这冰冷的夜里根本得不到。然而这仅仅只是一个开始,在他前进的方向,忽然风声骤起,如九幽恶鬼在哀嚎,无数的理智被夷为平地,曾经那不舍的爱恋,如尘土遮天,滚滚而来。

漫天风尘回忆里,无尽沙海思念中,他静静的站在一座孤独山上,凝望远方。残阳如火,已在黑暗中慢慢消散。他依旧是那一服淡定从容的表情,剑负背上,拂尘手中,此时他静静的迎接着这片沙漠的主人,他痛苦的根源,曾经的到来。

此刻曾经正带领着,思念寂寞孤独悲伤的大军呼啸而来。他所望着的方向,是他心中一直期待翻越的,寂寞涯的方向。

情劫将至,耳中天地微声渐渐响亮,不似以前如同虫鸣一般微弱,渐渐有了海浪的气势。天地元气鼓荡剧烈,是以这天地玄黄之气激荡,产生的雷鸣声,渐渐响亮。九天之上,温度极速下降,此时他头顶出现了劫云,皆是无比痛苦无比凄凉。

他仰头向着天际望去,不知何时,可以加持坚强的火红的晚霞不见了。天中劫云密布,寂寞孤独雷电交加,充满了令人绝望的压抑。

这番末日的景象却没有让他的表情出现任何变化,他微微一笑,自言自语道;问世间情为何物,直教人生死相许。可惜可惜,我彼岸花已开,一句承诺你渡了谁!

他心里清楚,执念,换不回缠绵,等待,等不来诺言。花开叶已落,是情劫将至。这一刻,他在渡劫。

九天下,雷鸣不断,情劫却不管他的道行何等之高,只是微微一暗,从轰天雷中射出一道雷霆,试探着劈向他,好似一只下山之虎,发出了阵阵咆哮。

他不曾动手,不曾拔剑,只是微微一笑道;你曾是我化仙的艳阳天,而今却要将我灭。那雷霆刹时虚化,在空中爆散为几缕星花。

情劫好像发怒了一般,静了一静,无数回忆滚滚而下,好像星河倒坠,一泻千里。雷河中又有无数思念,雷霆滚滚而下,张牙舞爪,咆哮而来。

他还是不愿拔剑,只是左手拂尘一扫,那张牙舞爪的回忆,便消失在天地间。远处,几个思念面面相觑,他的道行,怎么到了无视回忆这等地步?

呼……呼……呼……悲伤如风呼啸而来,不知疲倦的嘶吼。那远处不断传来的轰隆声,不是天际的闷雷,而是这片思念的大漠即将展露出獠牙的前兆。

但他却无怨无悔,视悲伤风若无睹,顺着自己既定的方向,寂寞涯,蹒跚而行。呼啸而过的悲伤风,声犹如厉鬼在耳旁诱惑。哭吧,堕落吧,死亡吧!

一道寂寞的红芒从思念中飞射出来,打向他。他强忍泪水,残破的衣衫,在风中拼命的飞舞,随手一拂尘拂去,便将那道寂寞的红芒扫碎。

此时又一道橘色孤独的光芒飞射出来,这是思念沙漠的愤怒,带着天地的威严,不容亵渎。虽然他经历过很多次,虽然他心中还是不愿,还是些许些留恋,可是他没有后退,也不能后退。

他封心锁爱仰天一怒,手挥拂尘,将那道孤独的橘芒打得分崩离析。曾经身在远处,微微一愣,略显惊讶的道;“你何时修得如此道行?有趣,有趣。”说罢面对他,大手一挥,无数的思念和寂寞孤独一拥而上。

虽然他此刻本心不动,坚若不动。但他有六欲七情。孤独山下,回忆突然攻入他的心间,情劫中,他对回忆仿若未觉。刹那间,他满脸风尘,他的尊严已然看不见,只露在外边一双渴望心动卑微的眼睛,一张充满等待而又迷茫的残颜……

那悲伤看机不可失,分四面围了上去,他蜷缩着身子,缓缓的向沙暴中心走去,仅仅只是一瞬间他就被思念包围。

回忆里,寂寞时,孤独中,他苦不堪言,悲伤风下,泪流满面。情劫中,他被回忆攻入心间都仿若未觉。满脸风尘,他的相貌已然看不清楚,只露在外边一双眼睛,一对充满等待而又迷茫的双眼……就这样,他悲伤的,一步一步,缓缓地走在思念的沙漠上。

突然际,一道亮光照入悲哀的心间,那是被悲伤包围的残阳,还在做最后的挣扎,燃尽自己每一寸的肌肤,只想为他照亮哪怕一点点光明的前路。

他眉毛一挑,突然惊醒,擦了一遍脸上的泪水,拂尘向着背上一扫,无情剑脱鞘而出,向回忆斩去。

对面那回忆立刻急退,却没能躲开坠下的无情长剑,被一斩两段,百余年修行归为流水落花。

他左手拂尘一摆,将左侧那名思念打了个脑浆迸裂,一个倒踢绝情腿踢出,背后那寂寞怔了一下,一道血痕从下直上寂寞顶门,寂寞一声不响,跌倒在地。

他捂着心坎里的伤痛,借着倒踢寂寞的收腿之势,一个长脚踹到面前孤独的心口。孤独倒也有几分道行,曲肘一挡,将这一脚挡下。

说时迟那时快,只见他那拂尘跟着就到,无数看淡爱情的银针随着拂尘兜头罩下,将孤独罩在其中一绞,可怜欺负了他无数个日日夜夜的孤独,数百年修行,一朝灰飞烟灭。

这时天中嚯喇喇一声亮响,悲伤的劫云四分五裂,却是被他那无情之剑生生刨开,撕裂出无数小块。回忆消失了,一切恢复平静已经是午夜。

他看着无情长剑坠下寂寞涯,未曾阻拦,只是回过头来,将拂尘一挥,那漫天劫云一清,露出一轮圆月,悬在空中,清冷地照耀着人间。

此时的寂寞涯那里并没有了寂寞,除了无边无际的黄沙之外,剩下的就是那一股接天连地,带着风轻云淡气息的悲伤。

周围死一般的寂静,他从死亡的厚厚的回忆中,爬了出来,口中不停的喘着粗气,仰面躺在思念的尸体上。漫天的星辉洒在了他的脸上,这一刻他的双眼不再迷茫,重新恢复了清亮,望着满天的星星,嘴角掀起一丝笑意。

他心中清楚,当他被回忆里的爱情放逐到这里时,就注定了没有回头路。要么生,要么死。在这浩瀚的思念中,他连一块石头都算不上,充其量就是亿万思念里被忽视中的一粒。

渡劫过后,铅华散尽,脚早已磨烂,鲜血从脚掌流出,每一步落下都是一个血印。他抖掉身上厚厚的沙尘,望着逐渐焕发出活力的沙漠,忽然,他停下了脚步,朝来路望去,久久伫立,他没有选择继续前行,而是望着星空,细细体味这片刻的安宁。末了,回过身拖着疲倦的身体继续前行。

他不知道今后还会不会有缘,他也不知道前方,还有没有情劫在等着自己。但是他知道,在远方再也没有寂寞孤独,他获得了重生!

或许真当他走出这里时,已然是尘满面,鬓如霜,红颜远,半面妆,相逢当不识了。不过,这些都已然不重要。

他相信在片沙漠的某一个角落,总有某人在等待着自己,在这片天地的某个地方,总有值得自己珍惜的存在。他知道有一个卿本佳人,却为了他,迟迟不肯渡劫。

从被拥有的心动放逐到思念,到孤独,到寂寞,到悲伤。他经历了,也明白了,所谓的爱情就如天际的彩虹,真正值得珍惜的一直都在身边。

后记——

画地为牢泪满天,一诺无缘待红颜。

悲伤本该遗忘去,封心锁爱艳阳天。

彼岸化仙九重天,红尘渡口待我缘。

此心欲求无情剑,何须渡劫斩缠绵。

不死不灭持冷剑,愿渡情劫不惧天。

忆苦思甜执念连,花开叶落凄美间。

忆情悲伤思漫天,寂寞孤独毁人间。

待我天雷劫时尽,珍惜天边自有缘。


故事未完,待续。

首页· 采风·听禅·寻访·谈古·联系·

版权所有   大唐感业   备案号   陕ICP备17005553号-1   技术支持:兄弟网络